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11月25日12版)
  剛剛因為一點小事和人起了爭執,說了幾句現在想起來十分後悔的氣話,倒不是內容有多奇特,而是一聽就顯得自己氣急敗壞。吵架的輸贏不是先看誰更有道理,而是看誰最先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。
  ——劉同
  記得大學畢業時想給弟弟買個手機,正好自己也打算換新的,就計劃把舊的給他。結果被老爸一頓罵,說如果想表達心意,就做百分之百的努力。這句話一直影響著我。總聽人說,她什麼要求我都答應了,我只是態度不好。其實這特別蠢,明明你做了對的事,卻要讓對方不那麼滿意,何必呢。要麼別做,要做做全套。
  ——姬霄
  有些問題,看起來漫不經心,其實小心翼翼。那個提問的人,心裡是有一千句話要問的,問你吃飯睡覺走路工作,問你看的書種的花遇見的小動物,琢磨了又琢磨,才問出這句話。而這樣的心情,只有自己一個人明白,所以永遠只有一種答案。“你還好嗎?”“就那樣。”
  ——張嘉佳
  我們都曾有一顆玻璃心,晶瑩易碎。後來,坎坷和磨礪總會把它變成防彈玻璃心。這樣也好,晶瑩依舊,陽光依舊,在槍林彈雨的生活中看清生活卻不被生活所迫。——德卡先生
  想起很久以前的一個女朋友,她和我一樣怕冷。每到冬天,她可以把一車的零食攤在床上和觸手可及的床邊,擺的像非洲草原上過河的斑馬那樣兵荒馬亂。而她,則潛在暖和的被窩裡,如同河底深處冷眼的鱷魚,不時探出頭來,用兩根手指,穩穩夾住其中一包零碎,優雅熟練地撕開獵物,而後又悄無聲息的潛回水底。
  ——嘛薩卡  (原標題:浮世繪)
創作者介紹

chfswuoshbwx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